尽散于渊

不定期更新短篇的渣新写手♡

终于收到了,刚使用完毕就来report了!!太太真的超棒!!小挂件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基妹的明信片还被抖森粉基友耻笑了,期待后面的40p!!!!快出后续吧我要买爆!!!!冒昧打扰惹!! @二二二风

嗝儿瑞生日快乐!!!看到这瓶奶了吗【吨吨吨吨吨吨】看到这只金宝了吗【prprprprpr】

【凹凸世界/瑞金】人鱼饲养手册·日常篇上

人鱼饲养手册·日常篇(上)
       “格瑞格瑞,你缺钱吗?”
       小小的人鱼坐在格瑞的怀里仰着小脑袋期待地看着格瑞,尾巴还非常没自觉地一下下地拍在格瑞的大腿内侧。
       “不缺钱,缺钙。”
       格瑞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里的牛奶广告,说完这句话又非常心安理得地在牛奶订单上多打了几个勾,
       “那你要珍珠吗,补钙哒!”
       其实并不是很确定的金心虚却面露期待地揪着格瑞腹部的衣服,有些紧张地抬头看着格瑞的下巴。
       格瑞放下填完的牛奶订单,低头跟金目光相接对视起来,手指头却没忍住捏了捏金肉乎乎的脸蛋。
       “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
       金异常迅速的回答了格瑞的疑问,手上却紧张地把格瑞的衣服抓得皱巴巴的。尾巴不安地搭在格瑞大腿内侧左右摆动着。
       “不要乱跑。”
       不知道金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又怕他擅自乱跑导致受伤的格瑞板起脸认真地警告着金。突然被教训一顿的金蔫蔫地低下脑袋,小媳妇儿似地委委屈屈地点头答应。格瑞却硬是没觉察到金的失落,捧着他已经有点变干燥的身体放回了水池里,这次金没有抱着格瑞的手指亲亲就直接潜回水底缩着去了,只留给格瑞一个光溜溜的背影。
       “好不容易长大一点,我也想给格瑞准备点惊喜嘛。”
       独自抱着尾巴委屈的金小声地抱怨着,听到格瑞出门的动静却马上浮出水面,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金慢慢慌张起来。【是我刚刚态度太恶劣了吗…格瑞为什么不打招呼就出门了?格瑞不想理我了吗?】脑内不听闪过的念头让金直接失了冷静,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咚”一声,掉下来眼泪却没有融在水里,一颗奶白色的小珠子沉进了水底。
       “咚”
       “咚”
       珠子一颗一颗从金眼眶滑出来沉进了水底,虽然很小,但是堆在一起还是发出了一些珍珠的光泽

人鱼饲养手册③

人鱼饲养手册
饮食篇(一)

【1.适量的牛奶有助于人鱼的生长】

    一周过后,金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许多了,较轻的一部分已经只剩一道淡粉色的系痕。这段时间格瑞为了让金的伤势能尽快好转,给他准备的都是些清淡营养的食物,虽然偶尔能舔上一点巧克力,但是嘴里快淡出个鸟的金还是炸毛了。
        这天格瑞手里捏着个白煮蛋唠唠叨叨老妈似地正哄金吃,金弯曲收紧的尾巴猛地崩直借水流反冲让自己跃起,身子一扭尾巴湿漉漉地拍在格瑞脸上。格瑞伸手抚上脸上被糊湿还有些痒的脸,倒是一点没被打疼,他望向扒在池壁上气呼呼的金,手浸入水里指尖有些讨好地抚着金赤裸细嫩的背,语气却依旧冷漠地开口:“怎么了?”
        金听他这种语气本来还想发作,不过转念一想格瑞貌似向来如此气突然不知道撒哪,只能把眼睛又瞪瞪圆,板着脸对格瑞申明:“我要吃肉!吃鱼!再没有肉吃就要死了!游泳都没力气了!”格瑞看着那张因发怒而有些红润的小脸,竟有些控制不住地手指直接就戳上去了。金见格瑞没在仔细听自己说话更生气了,张嘴直接咬上格瑞手指头,却怕自己这么咬疼了他马上送了力道,只能不尴不尬地含着格瑞手指头,那一双碧蓝色的眸子还直盯着格瑞。格瑞差点没按住翻涌的情绪就要将其按进怀里,讪讪地收手不敢再触碰那让自己心猿意马的肌肤,语气冷淡却耐心十足地出声哄着:“还在养伤,不准吃调味重的。”金其实自知自己多少是在任性耍皮,却实在是不高兴再吃得那么清淡,又不敢再嚷嚷,最后竟双手虚握着拳抵在腮边,眼神突然可怜兮兮得有些夸张地带着恳求望着格瑞。
        格瑞被看得一脑门细汗,眼角瞥到角落的xx星儿童成长牛奶,伸着手直接就将其抓了过来。戳好了吸管往金嘴边送,还体贴地轻捏纸盒让里头的液体上升到吸管口正好能直接喝到的位置。第一天被格瑞拣回家之后金就再也没喝过这种香甜的饮料,一直想念着那味道,马上就忘了吃肉的事,抱着吸管小猫儿似地舔饮着。一直喝完了小半盒,金才拍着肚皮脸蛋蹭两下格瑞手指头,像每一个吃饱喝足的婴儿一样呼噜噜地睡过去了。
        只剩格瑞望着那盒牛奶琢磨了半晌,然后慢慢咬住吸管上金刚刚含过的地方,将剩下的牛奶喝了个干净。

兴起摸了两只金,我这小废手最后果然还是只能凑合看,求不嫌弃,勿喷(°ー°〃)
不要脸地蹭个瑞金tag

人鱼饲养手册②

【人鱼饲养手册②】by尽散于渊
准备篇(二)

【2.人鱼到家的第一天,请给他准备好舒适的窝并耐心安抚他的情绪以确保人鱼能尽快地适应新家】
       

       等金满足地舔着手指打量四周地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被拐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后知后觉的金摆动尾巴游了一圈,发现自己被放置在了一个透明的鱼缸内,再抬头四处打量了一转却没有看见刚刚拐走自己的白毛男。就在金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当成储备粮养肥吃掉的时候,格瑞拖着一个一米左右高直径一米五的充气儿童泳池回来了。用水管从洗手间接了水龙头开始注水后,格瑞又翻箱倒柜地从仓库里拿出了自己小时候洗澡用的小黄鸭,又翻出了自己学游泳时用的浮板。等水注满了,格瑞才走到金的面前,金见拐卖犯过来了,忙不迭地往后躲,后背撞上了玻璃壁后见无路可退了,只好硬着头皮抬起脸蛋迎上格瑞的目光,颤颤巍巍开口:“很抱歉吵醒你但是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吃我啊不好吃的!”
        格瑞直视着鱼缸里的金,见他伤口因肌肉紧绷流血更多而拧起了眉,却又怕吓到金,马上平静了脸色,格瑞隔着玻璃摸了摸金的头,随即安抚道:“我可以照顾你。”金闻言不确定却又明显很兴奋地看着格瑞的眼睛,又摆动着尾巴浮出了水面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期待地盯着格瑞:“你是说你能收留我吗?”格瑞见他亮晶晶的双眼直看着自己一时没有忍住,伸出了两只手指捏住了金的脸蛋,眼神顿时柔和起来,他刚点头承认,就看见金的尾巴末端难掩欢喜地弹了一下。金伸出双手抱住了格瑞的一根手指头,小脸蹭在指尖上,蹭着蹭着就吧嗒吧嗒地掉下泪来。格瑞慌忙地把金捧在手心里,手足无措地拍背揉头尝试安抚,金却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眼泪一颗颗滚下来一点没有听下的趋势。
他这一个多月真的太害怕了,独自离开了海底的家
对外面的世界却完全不了解
     
        娇小的体型让他每天都被各种捕食者当成目标

        食物越来越难找,身体越来越虚弱,有几次差点丧生鱼口

        为躲避鲨鱼来到浅海,但是浅海的食物却更加稀少
身上全是一道道伤口,血液的流失让他的意识都开始飘忽不定

        在他终于筋疲力尽时他几乎以为自己可能就要死在岸上了

        但是他没有,他被面前的人捡了回去
太害怕了,独自一人的金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无助恐惧之后,终于找到了可以发泄的地方。
       
        格瑞看着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联想到他身上的那些伤口,也知道他这段时间一定是受了不少委屈。格瑞低下脑袋在金的额头轻轻地落下一吻:“没事了。”哭声戛然而止,金懵懵地握着自己的额头,眼里还蓄着泪水,发红的鼻子还不时因吸气抖动着,一脸可怜兮兮地望着格瑞。他刚才,亲了自己吗?金看着格瑞眼里的一片柔和,又想到刚刚的那句安慰,脸蛋瞬间红了,连身上都泛起了一层粉红色。格瑞见他不哭了,便将金放在了水池里漂浮着的浮板上,且非常别有用心地放弃棉签用手指沾了伤药在金的伤口上涂抹着,光滑细腻的触感顿时让他心猿意马。金本就已经非常害羞了,现在更是低着头不敢看向格瑞,自然就错过了格瑞微扬起的嘴角带着一丝得逞的意味,毫无自觉的金乖巧地没有乱动任而由格瑞上下其手。

小黑匣:终于抓到你了,你是我的了
-----------------------------
角落里被用来烧烤的烈斩:mmp

【原创/胜出】轮回尽头【爆豪篇番外】

轮回尽头【爆豪篇②番外小剧场】

五年后——

“早安,小胜。”爆豪感觉到额头一片柔软,挣扎着打开双眼,面前是出久溢满笑意的脸。阳光从他身后的玻璃窗照射进来,给出久身上镀了一层金黄的暖光。
       爆豪看着出久脸上柔柔的笑意,内心不免有些恍惚,手心却抚上了出久细嫩的脸颊,像只甘愿落入陷阱的赌徒。
      “DEKU…”爆豪手掌捧着出久脸蛋,指尖不时抚过脸侧的耳垂,俯身,嘴唇印上嘴唇。【好柔软。】爆豪几乎是走神地想着,少顷爆豪回神,牙齿夹着出久上唇,舌头不容拒绝撬开出久牙关,舌尖刮过牙床,卷上出久不知所措的软舌缠绕着交换了津液,含着他上唇嘬吻随即撤了力道退开,两人皆是微喘,一个是由于激动,一个是由于无措。
       看着面前脸色泛红的出久,爆豪最终还是没用忍住,伸手将对面还反应不过来的人拥入了怀里,脑袋埋进其颈间,贪婪的嗅闻着熟悉得令人揪心的气味。出久拍抚着爆豪背脊,像哄孩子一样地轻声道:“真难得,小胜今天像个小孩子一样粘人呢。”言语间还夹杂着几声压抑的低笑。
        难得没有没有炸毛的爆豪双手环住出久光裸的上身,指腹抚过腰侧有一种光滑细嫩的触感。出久怕痒地往一边歪了身子,顺势抵着爆豪肩膀推开了他:“不闹了,吃完早饭后还要去事务所,再不快点就迟到啦。”出久拽着手臂将爆豪从床上拽下来,爆豪只任由他拉着,对眼前的场景还分辨不出真假,手心传来的细腻触感却一直蛊惑着他。
       “DEKU。”
       爆豪坐在餐桌前,望着不远处落地窗旁正拉开窗帘的出久。
        “怎么了?小胜。”
        出久手里捏着窗帘的一角,清晨的阳光从缝隙里泻进来,零零散散地在他脸上铺了一层,像要穿透过去一样。
        “你回来了吗…?”
        爆豪难以抑制声音的颤抖,他竭力维持着平静的语调,缓缓开口。
         “嗯——”
         出久脸上绽开灿烂得近乎刺眼的笑颜,双眼眯得只剩一点缝隙,却能看到满目的光采从缝隙里溢出来,白嫩的皮肤在阳光下呈半透明。
       【像梦一样】
        爆豪望着出久的笑颜和他泛着光的半透明皮肤,双眼却逐渐失去聚焦地低喃了一句








然后,梦醒了。
       

————————————————————
→_→轮回尽头爆豪篇大概只能这样烂尾了非常抱歉

本来轮回尽头的正篇想写的更细腻一点的,剧情也不是一开始打算的那样子emmmm

可能功力还不够吧爆豪篇的故事跟自己当初构想的差距有点大

心里想的故事没办法呈现出来有点可惜

不过有差距才有动力

希望下一个故事可以比这次的更好一点

*正篇的歌词摘自【faded】

【原创/胜出】轮回尽头

轮回尽头【爆豪篇①】

①出久死亡设定
②大篇幅内心独白预警
③新人练笔,ooc见谅
④引用部分歌词,会在后文备注

*You were the shadow in my light.
你是我生命之光中的一道暗影。

【你没事吧】

伸出的手臂,肉嘟嘟的手掌冲着自己。是你吗…DEKU

【要欺负他,先过我这关!】

你在害怕吗,你在发抖吗。你太弱了,DEKU,你保护不了任何人。

【因为小胜你露出了求救的表情啊!】

你在说什么…?求救…我吗?你这个废物在幻想什么啊,你是在瞧不起我吗!

【小胜,逃出去…】

那个拧着眉的微笑消失在血雾里之前,爆豪急促地喘息着从床上弹坐起。

“梦吗…”

爆豪揪着胸前睡衣的布料,企图压下内心快要将自己吞噬的恐惧感。

“居然会梦见DEKU,真是不吉利。”

不去想梦里他最后的微笑,不去想血幕背后的真相,爆豪再次压下了内心的恐惧,却觉得这感觉似曾相识。

       爆豪回到学校,在教室门口环视一周却没看见绿谷的身影:“又没有来吗。”【奇怪,我为什么会找DEKU,为什么要说又?】
        本就安静的教室在爆豪进来后显得更死气沉沉,几乎班上的所有人都在以一种同情到悲怆的眼神望着他,丽日更是直接红了眼眶。作为视线集中中心的爆豪心里涌起一股的怒火,那些像虫子一样拧成一团的眉角,眼神里透露出的一丝关切让他又想起了绿谷,心脏一阵莫名的抽痛。“你们这是想找打吗,哈?”爆豪高昂起头颅,掌心向上不断炸出一团团火光,眼角的余光扫过众人眼里是满满的不屑。

轮回尽头【爆豪篇】

①出久死亡设定
②大篇幅内心独白预警
③新人练笔,ooc见谅
④引用部分歌词,会在后文备注

*You were the shadow in my light.
你是我生命之光中的一道暗影。

【你没事吧】

伸出的手臂,肉嘟嘟的手掌冲着自己。是你吗…DEKU

【要欺负他,先过我这关!】

你在害怕吗,你在发抖吗。你太弱了,DEKU,你保护不了任何人

【因为小胜你露出了求救的表情啊!】

你在说什么…?求救…我吗?你这个废物在幻想什么啊,你是在瞧不起我吗!

【小胜,逃出去…】

那个拧着眉的微笑消失在血雾里之前,爆豪急促地喘息着从床上弹坐起。

“梦吗…”

爆豪揪着胸前睡衣的布料,企图压下内心快要将自己吞噬的恐惧感。

“居然会梦见DEKU,真是不吉利。”

不去想梦里他最后的微笑,不去想血幕背后的真相,爆豪再次压下了内心的恐惧,却觉得这感觉似曾相识。

       爆豪回到学校,在教室门口环视一周却没看见绿谷的身影:“又没有来吗。”

【奇怪,我为什么会找DEKU,为什么要说又?】
      
本就安静的教室在爆豪进来后显得更死气沉沉,几乎班上的所有人都在以一种同情到悲怆的眼神望着他,丽日更是直接红了眼眶。
       作为视线集中中心的爆豪心里涌起一股的怒火,那些像虫子一样拧成一团的眉角,眼神里透露出的一丝关切让他又想起了绿谷,心脏一阵莫名的抽痛。“你们这是想找打吗,哈?”爆豪高昂起头颅,掌心向上不断炸出一团团火光,眼角的余光扫过众人眼里是满满的不屑。
       众人纷纷敛目收回视线不再去刺激他,正当爆豪“嗤”一声喷了个鼻响准备回座位时,却猛地瞥到轰焦冻瞪视自己的目光。

“咚”   “咚”  “咚”  “咚”

心脏不要命似的跳动着,越来越重,胸腔被一下下锤得发疼。

“啪”   双手紧握着,骨节不堪重负地发出悲鸣。

你那是什么眼神,仇恨?凭什么?

亲眼看到的是我,亲耳听见的是我,为此深陷在泥潭里得不到救赎的是我。

你凭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凭什么还来跟我抢夺!凭什么!!!

“咚”  “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心脏仿佛崩坏了,爆豪双手握拳向轰焦冻袭去,理智彻底被暴动的情绪淹没,迷失在记忆尽头。

哔——

*You set my heart on fire.
你点燃了我的心火。

        爆豪记得儿童时的出久,水灵灵的眼睛望向他的时候总泛着仰慕的光。出久很崇拜自己,他知道。那崇拜里藏着的羡慕,依赖和自卑,他都知道。但他却不知道当初开始欺负出久的理由。

是怕被没用的他牵连而被其他伙伴嘲笑吗

还是对一个废物的不屑一顾

或者恐惧着这段感情会被两人越来越大的差距所摧毁而选择主动破坏

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爆豪看着各个时期的关于出久的记忆画面从面前闪过,最终定格在那个拧着眉的微笑上

【小胜,逃出去】

*where are you now?
现在你身在何方?
    
        爆豪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身上全是烧伤冻伤的痕迹。满室的白色映入视线,他抬手捂住眼睛,抗拒那些刺眼的颜色扎进大脑。
        黑暗一侵占他的视线,出久笑容就迫不及待地弹出来在他眼前明晃晃地张扬着,爆豪只能将干涩的双眼眯出一条缝,纯白的光线撞入他眼里,搅得他的视角模糊得像一团的白雾。“身体好疼。”爆豪这样喃喃着,却只揪紧胸前的布料,深深地弓下腰入蜷缩起来:“太疼了。”
       心脏像缺失了什么一样,连喘息吃力起来。

【DEKU呢?】

这个想法突兀的跳出来,爆豪又想起了那个眉间夹着悲哀的笑颜。

【DEKU在哪里?】

大脑不受控制地去思考这个问题,却在真相的门前踌躇着,不想听到答案,不敢听到答案。

*You fade away.
你逐渐消失。

        住院的两周里,爆豪每天闭上眼睛都会看到出久,无论画面如何跳转,最终都会定格在那个微笑上。直到他听到一声飘忽的童音:“放心交给我吧,我会保护你!”那个笑容就再也没有出现,出久也再没有出现。

【那是谁?】脑内不再有记忆的画面,飘忽的童声却越来越清晰。

【放心交给我吧。】像是有人从远处走来

【我会保护你…】又像是穿越了时空,爆豪看见小时候的自己,双手坚定地握拳。

【我会保护你!】那是他说过的话吗?

爆豪想起自己曾对出久说过:“放心交给我吧,我会保护你!”
 
  【小胜,逃出去…】高大的建筑哄然倒塌,爆豪被出久的个性吹飞。一阵粉尘飞扬过后,爆豪只来得及看见那个含着不甘却决然的笑容,随后,碎石砸下,世间再无绿谷出久。

那句最后的遗言却从此萦绕在爆豪耳边,不消不散。

【凹凸世界/瑞金】人鱼饲养手册

  准备篇1(续)     

        金见格瑞不说话还一脸不爽地盯着自己,以为是自己的行为冒犯了对方,慌忙地直起上半身,小手攒紧了格瑞裤子的一小块布料忙道:“你好!我叫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吵醒你,你能分我一点食物吗……?一点就好!”金用右手伸出两根手指在眼前虚夹了一下比划出一点点的意思。格瑞已经没办法应答了,他伸出左手小心翼翼地托着金的鱼尾把巴掌大的金捧进了怀里,右手灵活地将一小片鱼卷成卷,又吹凉了些才塞到了金手里。金的视线本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些诱人的鱼片,现在更是高兴得啥都忘了只埋头填饱自己饿了三天的肚子。格瑞见他注意力全放在了食物上却没有恼,反而在心里暗自高兴了一下。格瑞趁金的注意力还没有回归,站起身动作轻柔的抚去金身上沾到的泥沙,握住列斩的刀柄甩掉上面的鱼肉,很愉悦地扛着刀抱着战利品金回家去了。

人鱼饲养手册

人鱼饲养手册 
①主瑞金,可能有all金或其他cp
②新手ooc有,欢迎指点和捉虫
③痴汉格瑞设定
④只有巴掌大小的人鱼金,成年之后才会恢复正常体型
⑤文笔不好,触雷致歉

准备篇

1.首先,你需要拥【bu】有【huo】一条人鱼

     “这已经是第几天了,你们说格瑞最近这一个多月老往海边跑是为什么呢?”紫堂幻怀里抱着三只小斯巴达蹲在远处海滩后面的灌木丛里,暗龊龊地观察着海滩上的格瑞。小斯巴达们十分疲惫地抬头,只勉强对他摇了摇头就又靠着脑袋休息了,很显然他们到刚才为止还在帮助紫堂幻做召唤师的训练,而且仍旧没什么成果。

“看那一脸痴汉相就该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了吧。”

       身后突然传来清脆却让人汗毛直竖的女声,紫堂幻顿时被吓得不轻。猛地转过头,看见凯丽大佬居高临下地坐在星月轮上马上就蔫了,只能怂怂地回过头盯着格瑞的侧颜,企图在上面找出传说中的痴汉相。
        与此同时,格瑞正靠在因退潮而裸露的一块半人高礁石上,面前是一堆点燃的树枝,原谅刀被他毫不怜惜地用四根稍粗的树枝平架在火堆上。宽大的刀面上几乎摊满了海鱼的薄肉片,在高温的灼烤下滋滋往外冒肥油。而鱼骨头被丢在他的右侧,左手边则是一堆小山高的生鱼,波光粼粼的大海与他隔了不过两步。凯丽跟紫堂幻则被那香味勾得难以忍耐,各自离开给自己的胃谋福利去了。
        格瑞盯着在烈斩宽大刀面上竭力弹跳卷曲,来以此彰显自己很肥美Q弹的鱼片,却完全不像是要填饱肚子,直到那部分鱼肉快烤焦了,格瑞才将它们丢进了嘴里胡乱嚼碎就囫囵吞下,眼神里抹上了一层失望。就马上又从一边小山似的生鱼里抓了一条在手里熟练地剔骨去脏,很快原谅刀上的空缺掉的位置又被补上。鱼肉熟了生生了熟,小山似的鱼最后就剩堪堪几尾,格瑞吃鱼吃得都快吐了,才终于在冲上岸的海潮里瞥见一抹金黄。格瑞微直了身,手上把鱼片翻转着,香味越发勾人热腾腾地飘出老远。见火候差不多了,格瑞又鸡贼地摸着微隆起的肚皮,装出一副因吃太多而啊不堪重负的模样假寐。
       海里的金的小身板此时正随海潮的一涨一退而晃动,原本光滑的皮肤不时被海滩的细沙磨过,发红得厉害,部分地方已经破皮出血。仔细看看身上除了刮痕还有不少的淤青,像是磕在海底被掩埋了大半的砂石上弄的,尾巴也有几处的鳞片脱落,伤口正汩汩往外冒血丝。
        极度虚弱的金甚至没办法摆动他的尾巴,来脱离过浅的海水来避免砂石对伤口的摩擦,等他像所有丧生大海的尸体一样被冲上岸时,一阵浓郁的食物香气却不送拒绝地钻进了金的鼻腔,勾动着他逐渐微弱的神经。金费力地把脑袋从沙子里抬起,只看到不远处靠在礁石上的白毛男和他诡异的绿色的烧烤铁板,不过重点还是在铁板上的鱼肉,此时正滋滋地发出诱人的声响。金转眼又打量着面前的白毛男格瑞,见他好像睡着了,心里琢磨着要怎么叫醒他才能确保不惹他生气并愿意分自己一点食物。毕竟,偷东西这种事情还是太为难金单纯的性格了。就在金纠结的时候,一旁导致金纠结的罪魁祸首格瑞也不好过,格瑞眼睛悄咪咪地睁开一条缝,金暗自纠结的模样在格瑞眼里就像是呆萌的仓鼠突然石化一样,格瑞觉得这杀伤力大得让自己简直不能好了。
        在格瑞就要破功的前一秒金终于动了,金还是决定直接用叫醒的办法,他实在是想不出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了。金用手臂撑起上身,尾巴扭动着拍打地面试图让自己能往前行进。伤痕累累的身躯拖在地上,被砂石用力摩擦过的剧烈疼痛让他马上放弃了这种前进方法。金的小手掌托着下巴想了一转,随即躺在了沙地上,手臂伸长举过脑袋,咕噜噜地向格瑞的方向翻滚过去。等到金因撞上格瑞的大腿而停下的时候,格瑞的血槽都已经快空了,搭在肚子上的手癫痫似地抖着。格瑞装作被这一撞撞醒很自然地打开了眼睛,当他看到金仍举着手臂背躺在沙地,而眼睛直勾勾地望向自己时就开始后悔了,难得地竟紧张的说不出话,只能以自以为友好实则冷漠的眸子看着金,他觉得自己好像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